|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前世今生

从“大学”到“巨型大学”再到“全球大学”

时间:2010-04-28 07:10:00  来源:  作者:

据《高等教育纪事》报道,与会代表们大都表示,全球经济在经历了近乎是灾难性的衰退之后正在发生逆转,而在这一过程中,国际化的高等教育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国家经济的复苏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的西蒙·马金森教授向与会者描述了本次会议所面临的语境是:“高等教育超越了单一的民族国家,是全球化的一个中心推动力。”戴维德森在会上说,在这样的情形中,“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既有责任,但同样也面临着发展的机遇”。

我们都知道,通常意义上的“大学”是“university”,但随着20世纪的发展,特别是到20世纪中叶以后,很多的大学已经发展成为庞然大物,于是,在20世纪60年代,时任加州大学校长的克拉克·凯尔就发明了“multiversity”这个词汇,指那些由众多学院和系科组成的、从事教学研究活动的“巨型大学”。

一般来说,这样的“巨型大学”大都是研究型大学。在马金森看来,虽然这些研究型大学大都是积极参与全球交流的高等院校,但现在其中的一部分还是已经发展成为了他所谓的“全球研究型大学”。他说,这样的大学虽然是“巨型大学”,但已经超越了“巨型大学”,是“一所由研究一切的各种学科组成的巨型大学”,而更为重要的是,这类大学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型的大学的典范,“它们虽然是巨型大学,但更加注重研究,更加注重流动性、在全球的体系,也更加注重在全球的排名”。

马金森说,高等教育中的此类新型模式,同样也带来了一些矛盾和问题,比如如何处理大面积的教学与高精尖学术研究之间的矛盾;如何处理一国之视角与国际化视角之间的矛盾。他说,在一些国家,在政府和高校之间,类似的问题已经亮起了警示灯。

美国纽约大学校长约翰·塞克斯顿以本校在海外的发展为例在大会所作的发言,似乎为马金森所说的全球研究型大学提供了例证。他说,纽约大学正在寻求转型,要把自己转变成一所知名的“全球大学”。纽约大学在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所开办的分校,并不是一个分校区,而是纽约大学的“有机组成部分”,是进入纽约大学、体验整个纽约大学的“第二个入口”。学生可以随意选择,是到纽约还是到阿联酋去读书,这就像选择一门课程那样轻松自如。

塞克斯顿说,大学在海外的扩张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能否保持质量。在这方面,各个高校都以不同的方式去迎接这样的挑战。纽约大学的网络课程体系仍旧是建立在纽约。与这样的模式有所不同,有些高校则仍然主要是依赖各自已有的校园,也就是说,主要把外国学生吸引到本国来。

塞克斯顿说,每个大学的选择和决定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都要作出选择和决定,否则迟于应对的话,将来可能就得被动应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