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群体成长

[各地精神]湖湘文化的价值追求

时间:2009-11-14 17:31:51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兼谈湖南人的激情与智慧

玉池轩人

   

价值是劳动的结晶、创造的产物,不同的价值追求带来不同的劳动创造成果。湖湘文化是勤劳智慧的湖南人民在长期的实践和奋斗中创造的一种特色鲜明的地域文化;湖湘文化的价值追求集中反映了湖湘儿女生生不息、继往开来、与时俱进的精神品格。在大力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中,要高度重视对湖湘文化价值追求的发掘和利用。

    (一)湖湘文化是弘扬崇高精神价值追求的一种地域文化。随着湖湘文化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关注和研究,湖湘文化的历史轮廓、地域特色和价值内涵日益变得清晰起来。湖湘文化所追求和弘扬的崇高精神价值,很值得我们认真地加以总结。我在这里概括出“五种精神”:

    其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精神。湖湘文化具有爱国主义的光荣历史传统。战国末年,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心怀报国笃志自沉于汨罗江,在湖湘文化乃至中华文化发展的源头树起一座爱国主义的精神丰碑。宋代末年元兵攻打长沙,岳麓书院的师生们毅然放下书本,奔赴战场与来犯之敌展开肉搏,誓死保卫家园,为湖湘文化爱国主义历史篇章写下可歌可泣的悲壮一页。近现代以来,湖南人立志“吾湘变,则中国变;吾湘存,则中国存”,喊出“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的誓言,积极投身到救亡图存的爱国洪流之中。有关资料披露,抗日战争期间,湖南平均每15人就有1人赴前线英勇杀敌。特别是湖南作为中国革命的重要策源地之一,毛泽东、刘少奇为代表的一大批湘籍无产阶级革命家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己任,“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湖湘文化爱国主义精神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发扬光大。

    其二,“舍我其谁,敢为人先”的奋斗精神。湖南人以霸得蛮、发得狠,不怕鬼、不信邪著称,骨子里面有一种吃苦耐劳永不言败的“骡子精神”。1920年,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一篇赞誉湖南人奋斗精神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二百几十年前的王船山先生,是何等艰苦奋斗的学者!几十年前的曾国藩、罗泽南等一班人,是何等‘扎硬寨’、‘打死战’的书生!黄克强历尽艰难,带一旅湖南兵,在汉阳抵挡清军大队人马;蔡松坡带着病亲领子弹不足的两千湖南兵,和十万袁军打死战,他们是何等坚忍不拔的军人!”晚清名将左宗棠,曾亲率西征大军誓师出关,命人抬着一口棺材随军征战,不收复新疆决不生还。还有清末著名维新派人士、“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浏阳人谭嗣同,为唤醒国人变法图强决意“流血”赴死,并大义凛然地在狱壁留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铿锵绝句。衡山人刘道一在中国同盟会第一个“为革命断头”,桃源人宋教仁第一个“为宪法流血”,新化人陈天华愤然蹈海誓死捍卫中国留学生的理想和尊严……这许许多多人们耳熟能详的英雄壮举,从不同侧面生动诠释了湖南人的奋斗精神。

    其三,“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的崇实精神。“崇实”是湖湘文化的一个显著特点。它体现为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经世致用的价值取向和学贵力行的治学风格。湖湘文化孕育的崇实精神成为一种优良传统得到大力弘扬,“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的思想极大地影响和推动了社会变革,造就了大批救国济世人才。“实事求是”后来发展为我们党科学指导思想的精髓,成为党的思想路线的重要内容。

    其四,“上下求索,与时俱变”的创新精神。湖南属典型的内陆丘陵地区,高山阔水之围使这里一度成了“四塞之地”。但就是在这种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湖南人高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殚精竭虑,开拓视野,创新求变。从邵阳隆回大山深处走出来的魏源,编修《海国图志》,喊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振聋发聩之声,成为中国近代“睁眼看世界第一人”。

    其五,“见义勇为,先忧后乐”的尚德精神。湖湘文化的道德价值追求,具有“见义勇为”和“先忧后乐”的特征,二者紧密相联、相辅相成,孕生出一种积极向上的高尚道德精神。无论是担当国家民族大义,还是匡扶社会人伦正义,湖南人从来都是知难而进、智行勇为,早已将个人利益和安危抛之脑后。在腥风血雨的革命战争年代,衡阳人夏明翰视死如归、壮烈赋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即使到了当今和平建设的年代,湖南人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仍然不断发扬光大。湘籍年近七十的朱镕基,在履职共和国总理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过这样一段掷地有声的话:“这次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对我委以重任,我感到任务艰巨,怕辜负人民对我的期望。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范仲淹《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焉”的千古名句,道出了湖湘文化的道德品性,亦成为人们追求高尚道德价值的基本遵循。

    (二)湖湘文化是精神价值追求与实践价值追求内在统一的地域文化。湖湘文化问道而生、得道而兴、弘道而为,知行合一、经世致用、自强不息。千百年来,湖湘文化的参天大树深深植根于三湘大地沃壤之中,始终流淌和代谢着精神探索与实践躬行的血脉,展现出郁郁葱葱的生机和蓬蓬勃勃的风采,构成最具有地域特色的一道文化景观。回首湖湘文化的发展历程特别是在不同阶段所经历的几次大的整合,可以看出其逐步实现精神价值追求与实践价值追求内在统一的历史轨迹。

    第一个阶段,叩天问地,探原求本。“屈贾文脉”是湖湘文化地域发展的源头,对自然、历史、社会和人生的深沉思索又是屈原和贾谊作品的显著特色。屈原流浪沅湘所写的经典诗作《天问》,竟一口气提出了170多个问题,充满理性探索和现实追寻的神奇魅力,“流风所被,化及千年。”

    第二个阶段,正本清源,综理合道。西汉以“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完成最大一轮华夏文化的整合后,居于统治地位的儒家学说与逐渐被边缘化的、不断创新生成的以及外来的多种文化同生共长,一直进行着跨越时空的较量和超越门户的融合。尽管湖湘地偏南隅,但“迁客骚人,多会于此”,忧患萦怀,觅“道”复兴。道县人周敦颐开宗明“理”,以儒家礼法、伦理思想为核心,融合佛家和道家的思想精华,创立宋代理学(亦称道学)。理学学派在穷源探本、正本清源基础上,用直截了当的形式阐释经典中的义理,讨论有关社会、人生、自然及其相互关系的一系列基本问题,尤其是对人心和人性进行了空前深入的发掘,拓展了儒学发展的新境界。岳麓书院弘扬理学,朱张会讲影响深广,御匾“学达性天”和“道南正脉”印证了“于斯为盛”的历史辉煌。

    第三个阶段,别开生面,经世致用。针对理学家离辙儒家“修己治人”的实学传统,一味张扬“心性清谈”之弊端,以衡阳人王夫之和湘乡人曾国藩为代表的湖湘经世学派横空出世。他们主张将理学同经世致用结合起来,变“虚”为“实”,“尊孔”“师夷”,弘道御统,使文化之道回归现实世界。

    第四个阶段,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经过“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湖湘文化兼收并蓄、博采众长,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深受湖湘文化熏陶、从韶山冲走出来的毛泽东,兼具“庙堂草野、传统现代、正统边缘、高贵贫贱”等多元文化素质,他作为划时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杰出领袖,将我国古老哲学命题“实事求是”提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高度作出新解释,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并发表《实践论》和《矛盾论》,奠定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的基石。湖湘文化在不断推进思想解放中追求精神价值与实践价值的统一,带来了三湘四水意气风发、人才辈出的局面。湖南一度被公认为“全国最富朝气之一省”。诚如谭其骧先生所言:“清季以来,湖南人才辈出,功业之盛,举世无出其右。”

    (三)湖湘文化是充满着激情和智慧的极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湖南是一片多情的热土,也是一爿智慧的沃土;湖湘文化是激情孕育出来的,也是智慧打造出来的,激情和智慧是湖湘文化的两大驱动力。激情智慧的湖南人在以下几个方面应该说是出类拔萃的:

    第一,心怀大志,追求卓越。湖湘文化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湖南人具有很深的忧乐情怀。忧虑长志,许多胸怀大志的湖南人最终成为了佼佼者;湖南人又争强好胜,志在必得,用曾国藩的话说就是“不为圣贤,便为禽兽。”

    第二,好学深思,足智多谋。如果说湖湘文化的激情得益于“鱼米之乡”青山绿水和辣椒美食等的佐养,那么,湖湘文化的智慧则更多地受益于文化教育的坚实支撑。湖南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再穷再苦,也要送孩子上学读书”;湖湘学子天资聪颖,踔厉奋发,智勇双全,堪当大用。

    第三,审时度势,敢作敢为。恶劣气候、水旱灾害等环境因素的影响,政治风云、兵戎火燹等人为祸乱的磨难,加上通南达北、承东接西的区位竞争压力,使湖南人具备了较强的审时度势能力。湖南人心怀全局,高瞻远瞩,深思熟虑,看准了的事情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湖南湘乡人成思危就这样说过,湖南人一旦拿定了主意,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第四,愈挫愈奋,坚韧不拔。林语堂认为,湖南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勇武耐劳苦”。不仅如此,湖南人还具有“屡败屡战”的顽强性格和奋斗勇气,“永远不屈服于悲剧性命运的安排,永远不惧怕天地雷火的威压,永远坚持自己内心中的原则和尊严。”(周兴旺语)

    第五,情感丰富,个性鲜明。湖南人眷恋乡土,看重情义;热情好客,幽默大方。湘男刚柔相济,湘女自古多情。就像吃辣椒一样,湖南人别具一格、特立独行,善于用浓情“烹饪”生活。湖南人的这些特性,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