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行稳致远

中国“生态城”:没有医院,没有购物中心,没有人

时间:2014-04-22 07:35:52  来源:  作者:

中国“生态城”:没有医院,没有购物中心,没有人
乔纳森·凯曼
——中国正在建造数百个全新的城市,以完成其“让数以千万计的人走出农村”的计划。天津生态城是其中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但它的许多“绿色”建筑却仍空空如也,像一座说话能听到回声的体育馆。
王林需要改变。在他的家乡汉沽区,一个中国北方大都市天津的工业区,疯狂的空气污染和交通瘫痪让他焦虑甚至有时候生病。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中新天津生态城”的消息。据其营销内容看,这一生态城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合资240亿英镑的大项目。将来它将发展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园区代表,而这座生态城离天津市中心只有40公里,离北京市中心只有150公里。对于王林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堂。
去年, 36岁的他搬进生态城中的一个廉价的只住了一半人的平板房。作为一名兼职翻译,他并不介意那些找他做翻译的雇主离这里有至少半小时的车程。他热爱这里相对清洁的空气和私人空间。但他也有他的抱怨。
当这所城市发展完整——可能是在2020年——它应该可以容纳35万人,面积超过30平方公里。然而,项目已经开启五年了,只建成了约三平方公里,只可以容纳6000名居民。这里没有医院,没有商场。空空的高速公路穿过一片的中高层建筑的尘土飞扬的施工场。
“这地方就像一个孩子,它还在发展阶段,”他说。“但它正在向完美追逐、靠近。这是一个人们可以来追求自己梦想的地方。”
上个月,中国宣布了它新的城市化计划。计划表示,社会工程会和技术工程并举,大力推动城市化进程,在未来六年内让1亿多乡村居民进入城市。但是,问题是,中国目前的发展模式已被证明对环境是有灾难性破坏的,而且“鬼城”的出现也引发了房地产崩盘的担忧。
在过去十年中,中国当局开始鼓励“生态城市”的建设。自那时起,数百个“生态城市”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全国各地。“生态城市”这个概念定义模糊,但是大多数“生态城市”却都建立在曾经被污染或者非耕地上,并符合严格的绿色建筑标准、进行先进的城市规划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可能根本就无法正常运作——事实上,它们的确玩完了。
荷兰的建筑师何新城(Neville Mars),在上海工作,正在写一本关于生态城市的书。他说,天津有一个优势,就是它靠近大都市和航运中心: “它已经被证明是成功的了,因为它至今仍然在建设。”
其他许多雄心勃勃的生态城市项目——包括河北省的曹妃甸,一度被认为是“生态城市运动”中的明珠——的建设都已停了下来。河新城说,问题在于“新城模式”——目标是建设一整座新的城市,而不是让它有机地发展。 “你可以自己设想城市的景观,但在现实上、在根本上,这是不可能的,”他说,“我们必须承认,从头开始建造一个城市是非常困难的。 ”
此外,一些专家说,那些获得认证的绿色建筑和那些为行人专心设计过的道路,对于中国的环境危机来说毫无价值,更不是一个解决方案。 “中国人大量用煤,因为它很便宜,”陶然,清华-布鲁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代理主任说,“如果煤炭不变贵,企业就不会使用更多的绿色能源。 ”
现在的天津生态城,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有望成功的新型社区的幻象。它的建筑都按照世界上最严格的环保标准进行设计,但它们大多未被使用。
“我们的想法是要确保我们在这里建造的东西在商业上是可行的, ”何通元说,这座城市的主开发商的首席执行官说。 “它不应该是一个昂贵的主要通过政府补贴资助的项目”。他说,在过去的一年中,该项目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每个月销售出了约400套的住房一个月——何先生形容这个数字为“健康” 。习近平在去年五月参观了这一新城,去年五月;一月,这座城市的开发商将这一城市方案提交给了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
“如果你问我天津生态城最独特的东西是什么,”何补充说,“那就是我们正在全方位地处理一个城市在可持续发展中面临的所有问题。 ”
助理公共关系经理魏刚在这里做了一次官方的城市观光,他一边走过波光粼粼的——但无人居住的——用玻璃和钢建造的办公楼,一边列举出了其环境优势。其所需能量的近三分之一来自于涡轮机和太阳能电池板,他说,它的楼梯在建筑中心蜿蜒向上,以鼓励居民不用电梯。
然而,尽管开发商声称1000多家公司已经在这做城市注册,但在其主要的购物广场,仍然有许多空店面;两个不工作的自动扶梯导致高层大多数也空着。中午一过,这个购物广场里的店面——一家面馆,一家咖啡厅,一家打着“suisi”广告的日本餐厅——也关门大吉了。虽然在去年十一月,全市首个菜场开放了,但是它也仅只有少数几个储藏丰富的农产品摊位。绝大多数的地方都空着,像一个体育馆,说句话都会有回声。
这座城市有三所学校,其中有个叫“艾薇咪”的幼儿园和小学,办事处经理许文娇站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大厅里,这个大厅更像是高科技新公司,而不是一个教育机构。徐说,这里的学费只要每个月大约40英镑,比天津市市中心的一半还少。 “这是为了鼓励人们搬到这里来, ”她说。 “投资者希望这些房子能有人住。 ”
许大步穿过崭新的走廊,打开大门,走进一间音乐室、一个宽敞的厨房、一座配有豆袋坐垫和盆栽的图书馆。
“这是我们的花园, ”她说着,把手指指向窗外学校的后院,那里有个小花园,地面是干燥的棕色泥土。花园后面是一堵矮墙,贴满了英语短语,如“新房是新生活的种子”和“清新空气,明媚阳光,开阔视野,自由呼吸” 。除此之外,庭院延伸到远处。空中回荡了着打桩机的轰鸣声。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天津。在中央当局的支持下,这一直辖市已经将自己的郊区塑造成了一个“摆放”示范项目的无尽野区。除了生态城,这里还有一个人造的古镇、一个拥有自己的足球队的自由市场特区以及一个建了一半的金融中心。而据它的开发商说,这片土地将有一天与曼哈顿成为对手。建设无处不在,但却见不到一个人。
许转身打开门进入教室,小学生们穿得非常鲜艳,忙着用手指画画、看书或堆积木城堡。 “他们都在自由活动,”她说。 “我们知道让每一个孩子自由发展,才是最好的。”
天津生态城,未来还是一片空白。
(所有中文名字为音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