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名人传记

颜宁:奔跑中的爱丽丝

时间:2013-03-10 17:02:17  来源:  作者:

奔跑中的爱丽丝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3-8 张晶晶

  去芜存真,这个女孩儿其实就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精灵,在科学的世界里一路狂奔,坚强而又勇敢,战胜挫折与困难,如童话中的爱丽丝一样扎进了美丽的细胞世界。

  她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赢得我们的尊敬:是的,这份尊重无关于性别,有关于坚持、信仰、价值与时间。

  她们需要压缩自己在梳妆台前、厨房里、摇篮边的时间,去观察显微镜、演算数学公式、作实验记录和撰写论文。

  对于她们,致敬可以有多种方式,倾听是其中一种。

  童话《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爱丽丝追着一只揣着怀表的兔子进到了兔子洞里,她遇到了许多有趣生物、疯疯癫癫的帽子叔叔、耍剑的猫骑士,还有邪恶的红桃皇后……小姑娘爱丽丝遇到了很多危险,但也见证了诸多神奇。她在奇幻的王国里奔跑着,游历仙境。

  思考许久也没有找到一个新鲜的形容词给颜宁,聪明、勤奋、美丽——这些用在她身上的词都已司空见惯。她是施一公先生的得意门生,是清华大学最年轻教授,她拿到国际青年科学家奖、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去芜存真,这个女孩儿其实就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精灵,在科学的世界里一路狂奔,坚强而又勇敢,战胜挫折与困难,如童话中的爱丽丝一样扎进了美丽的细胞世界。

  在2012年科技盛典上,颜宁身穿紫黑小礼裙、挽起发髻,亭亭玉立站在大屏幕前,将自己的研究娓娓道来:“每个细胞里都有成百上千的线粒体,提供细胞活动能量,还有一些繁忙的小机器——蛋白质,神奇的大自然把几万种蛋白质、上亿种分子放在小小的细胞里面,支撑起我们的生老病死。”

  颜宁的研究领域是膜蛋白结构解析,对膜蛋白的研究将会对许多疾病的研究提供线索,因此一直受到科学界的关注。截至2012年,研究膜蛋白的科学家已经四次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在花费无数心血搭建的实验室里,颜宁带领自己的团队成功解析出了五种膜蛋白结构,自此迈入了世界优秀结构生物学家的行列,也因此获邀在2014年国际生物物理年会上作大会主题报告。

  葡萄糖转运蛋白的结构与原理就是颜宁的发现之一。人体摄入的葡萄糖都需要这种蛋白的运输才能发挥作用,所以解析这种蛋白质的结构,弄清它的运行机理可以为新药的研究提供精确的依据,进而提升药物疗效、减少药物的副作用。

  “因为癌症细胞需要大量地消耗葡萄糖,对某些蛋白的需求特别旺盛,如果能找到一种药物扼制癌细胞,让它不能再转运葡萄糖,就可以饿死癌细胞。”身着清华紫色卫衣的颜宁,语气温柔而又坚定。

有点疲累的教学相长

  平素喜欢扎马尾、穿休闲装的颜宁一眼望去还真是不好辨认,用同学的话说,“完全就是个清纯的清华女学生”。不过可千万不能小瞧了这位“颜老师”。新学期伊始,她就给同学们提了个醒:“选我课的同学们,今天是你们唯一轻松的一节课。我和你们一道学习,看看压力到底能有多大。”

  颜宁说自己特喜欢站在讲台上和聪明孩子一问一答的感觉,看着学生从一窍不通到颇有见地,便很有成就感。她叫自己“青椒”,谐音青年教师。但是享受着教书成就感的同时,她也有自己的苦恼。

  国内大学对于终身教授职位的申请大多有授课课时的要求,颜宁所在的清华也不例外。但长时间的授课以及备课势必会对自己的研究工作造成影响。学生时代最讨厌教授照本宣科的颜宁,如今到了传道授业解惑的位置上自然也不喜欢应付。她说:“误人子弟的课是要不得的。”

  本科生的课即使已经有现成的教材,她也要自己先读明白、琢磨透,添点瓦、加点料地用自己的方式讲给学生听。而研究生的课没有教材,全部要靠自己来。这让科研任务繁重的颜宁有点头大,“基本上,一个小时的课需要1~2天的时间来准备。每次讲课的前三天,我都如临大敌。跟作学生时考试前一样,捧着教科书或文献读,在网上找各种资料。连做科研都没有这样心力交瘁过”。

  学生其实很喜欢颜宁的课,而颜宁也绝没糊弄过任何一堂课上的学生。她会在微博上写写自己的劳累,有朋友善意提醒说,这样抒发负面情绪不好。

  但颜宁回答说:“我一定要即时记录下自己最真切的感受,因为是第一手的,才不会有事后的美化或丑化。”

  无法实现“教学相长”这件事让年轻的颜教授感到困惑,她跑去问前辈如何解决,但得到的答案却无外乎透支自己或者“我不怎么用上课”。这让颜宁的脸上竖了几条黑线。

  期末战斗完的颜宁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密集上课,她给自己挪出了大半年的时间可以专心地、自由地泡在实验室里。但要问她下学年还上这么多课吗?她的答案竟然还是要上。

  “每当与同事讨论起来,我引经据典,那种得瑟劲还真挺鼓舞人的。为了讲好课,讲得有趣些,不时要去翻翻科学家的传记,多了解科学史,于是发现,要变得像饶毅那么博学,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多读多看就好了。”

  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刻板要求授课时间,让教授们为了达到教学要求而不惜东拼西凑,远不如让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特长开一门精品课更有益。

文以载道

  颜宁说自己小时候的理想就是要做一名记者,“可作文不及格”。她说即使现在没做成,但最享受的时刻仍是看到自己的论文变成铅字的时候。

  作为科学网的忠实读者,颜宁也开通了自己的博客。除了偶尔的闭关断网,她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更新频率,会写各种心得体会,文风生动活泼,逻辑清晰缜密。

  古语云:“文以载道。”可以说,颜宁对这句话颇有心得。

  “翻看我以前的PPT,那叫一个惨不忍睹。”颜宁第一次作学术报告是本科毕业答辩。“我还记得当时负责指导的孟夏博士耐心地告诉我们该怎样准备PPT,比如不要用太多花里胡哨的模板占据;字体最好都用粗细一样的,比如Arial、Comic,而不要用Roman;每一页的标题位置都要一样、每一个主题下的字体、颜色要匹配等等。”颜宁回忆说,“遗憾的是,我尽管当时听了,但是架不住喜欢用很炫的模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