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留言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交流平台/对话载体 | 名人传记 | 品格修炼 | 多样人生 | 群体成长 | 前世今生 | 行稳致远 | 更上一层楼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长轨迹 > 名人传记

二十世纪中国的大思想家与大学问家

时间:2012-06-04 15:09:35  来源:  作者:

核心提示:西谚云: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看来,有多少个对历史感兴趣的人,也就有多少种历史。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良有以也!


  20世纪中国已经进入历史,许多人已经开始回顾、总结中国这一百年行程。动机不同,角度各异,所展现的历史画卷便也多彩多姿,各擅胜场。一部20世纪中国的悲喜剧刚刚演完,历史家、文学家、政治家们便已为它制造了多种版本、多种风貌的备忘录。西谚云: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看来,有多少个对历史感兴趣的人,也就有多少种历史。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良有以也!

  作为一个人文学科的从业者,我的目光自然更多地放在20世纪中国的学术史、思想史、文化史,更多地关注这一百年间中国人的精神历程。一旦进入这个领域,情况就更是扑朔迷离、莫衷一是。还有比精神更复杂的事物吗?当然没有,那么,也就没有比精神史更难捉摸的历史。一谈到学术史、思想史、文化史,人们也就争论得更加热烈、更加执着、更加忘情,更加自以为是......可怜可悲可厌亦复可爱的知识分子呀!

  20世纪中国的精神史,伴随着政治、经济、社会的巨大变迁,体现出跌宕多姿的风貌。中西之间,古今之间,激进与保守,改良与革命,无政府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相摩相荡,相反相成,20世纪中国,差不多成了世界各种思潮流派全番登场演练的大舞台。考察这样一部精神史,从哪里入手好呢?

  考察20世纪中国的精神史,可以有很多角度,从思想家与学问家的活动与建树的角度、也就是说,从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最纯粹的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考察,应该是最切实的角度。

  不管知识分子有多少弱点[1],他们总是人类文化精神的赓续者、发展者和创造者。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文化精神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总是和这个民族、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具有最直接、最密切的联系。文化精神的伟大,首先体现出知识分子的伟大,文化精神的渺小,首先体现出知识分子的渺小。文化精神的长处、局限、特点,都首先是知识分子的长处、局限、特点。即以中国文化精神来说。中国文化之所以突出地表现为一种伦理文化,首先是因为中国思想文化的主脉——以孔子这位古代最杰出的知识分子为首要代表的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一种伦理思想,儒家思想的其他一切成份都从这里生发开来。在现代民主社会以前的国家形态中,政治统治者固然对社会的精神生活发挥着巨大影响,特别是在政教合一的极权社会,“统治阶级的思想就是社会的统治思想”(马克思语),拥有政治权力就意味着拥有文化权力,文化权力不过是政治权力在文化领域的延伸。但统治者在文化领域施展权利,统治者对文化生活、精神生活的影响和控制无一例外地要通过知识分子来设计、来制定、来实施。从另外一个层面看,知识分子、特别是有自由思想品位、有学术独立要求、有社会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总能冲破种种现实、历史因素制约,而成为超越的社会文化精神的基本构造者。本书所介绍的大思想家与大学问家,就是这样的大知识分子,是他们建构了二十世纪中国最基本的文化精神。他们的思想与学术贡献,构成了20世纪中国文化精神的核心层面,体现了20世纪中国最纯粹的文化精神。 ([1]英国人约翰逊所著《知识分子》无情地揭露了从卢梭到托尔斯泰等光彩照人的大知识分子的“自私”、“欺骗”与“虚伪”,中国人谈到知识分子更有流行的说法:“文人无行”、“百无一用是书生”。大名鼎鼎的艾森豪威尔尝欣赏地引述一个有关知识分子的说法:“知识分子就是这样一种人,他们用比必要的词语更多的词语讲述比自己知道的事物更多的事务。”这些看法从道义和功能两方面指出了知识分子的劣根性、无用性。)

  我将要向诸君提供的,就是这样一部20世纪中国的思想与学术的精神史:它显然不是一部普通的20世纪中国的精神史,而是一部创造20世纪中国的精神的人们的精神史。创造精神的人,非大思想家与大学问家莫属,只有他们,才专门以创造精神为职业。他们是20世纪中国的大脑,是20世纪中国的智慧,是20世纪中国最值得记住的一些人,也是20世纪中国能够献给世界、献给人类的最经得起考验的文化财富。

  他们是:大思想家康有为、谭嗣同、严复、章太炎、胡适、鲁迅、李泽厚;大学问家王国维、陈寅恪、郭沫若、冯友兰、钱穆、牟宗三、钱钟书。这十四位大思想家与大学问家,便是本书的传主。

  话到这里,应该交代的问题是:何谓大思想家?何谓大学问家?

  前几年有人认为九十年代中国人文学界的状况是“学术出台,思想淡化”,王元化先生立即出来反驳,认为“思想和学术是不可硬分开来的”。诚然,按照“普遍联系”的观点,任何事物之间都“是不可硬分开来的”,但思想史和学术史又确乎不能完全搅在一起,联系的观点终不能吞没区别的观点。那么,思想史和学术史的区别在哪里?先要看思想家和学问家的区别在哪里。要而言之,思想家重在贡献新锐的、原创的、富于启发性且又影响深远广泛的社会思想(包括学术思想),学问家则重在贡献特定学术专业领域的富于原创性的规范(范式)、方法、视角、见解、材料。这区别在前述成就最卓著从而最有代表性的大思想家和大学问家那里表现得最为典型。通过对他们的比较研究,我得出如下结论:

  何谓大思想家?大思想家的特征是:
  1他们都不是以政治身份,而是以学者、专家身份发挥作用;他们都有自己的学术专业(如康有为是今文学家,章太炎是古文学家,李泽厚是美学家与中国思想史家),且专业成就很大,但他们的影响却远远超出他们自己的专业领域,特别是他们对现实社会的影响既深且巨,广泛且久远。

  2他们的思想都在不同程度、不同形式上具有原创性。
  3他们的思想是跨时代的,极富鲜锐性与前瞻性,因此对当代青年(比他们年轻的下一、二代人)影响尤大。
  4他们所思考的问题都带有普遍性,他们所关注的问题到今天仍存在,仍有意义,仍值得继续思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